欢迎光临爱侬家政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创建于1992年7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家政常识 » 家政知识常识 » 生活常识 » 生活法律 » 网络部

研究生死亡事件真相

发布时间:2013-02-05 10:33:31

提要】在一起骗奸、轮奸案的侦破过程中,具有研究生学历的犯罪嫌疑人意外死亡,媒体的报道给办案带来巨大压力。接着,案件审理过程又出现了徇私枉法的法官。
  发自安徽省阜阳市的一封封未成年少女的血泪控诉书,飞到了一位位省、市领导的案头,由此掀开了该市一桩令人发指的系列强奸案的幕布:一名硕士研究生和一名个体老板,引诱一名重点高中的男生在中学物色漂亮女孩,以物质引诱、用酒灌醉、迫使喝药等手段进行骗奸、轮奸。

  案件侦破过程中,这名具有研究生学历的犯罪嫌疑人却意外死亡。尔后,有人冒充当地一家晚报记者的名字给北京一著名媒体投稿。这家媒体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便刊发了题为“一研究生被传唤120小时后身亡”的文章,并被国内多家知名网站转载,从而给案件办理带来了巨大压力。当此之下,办案人员拿出巨大的勇气,终于让相关嫌疑人被起诉。然而,案件审理过程中又出现了法官徇私枉法的情况,险些让犯罪嫌疑人逃脱法律制裁。

  在长达一年多的较量中,这起曾经在国内引发广泛关注的案件终于有了结果。2003年8月8日,安徽省临泉县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二宝犯强奸罪、赌博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7年,处罚金120万元;被告人穆佳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收缴被告人张二宝所有用于赌博的电脑、电子游戏机。”

  一审判决后,两名被告提起上诉。2003年9月8日,阜阳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宣读了终审判决:“驳回被告张二宝、穆佳的诉讼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抢劫案牵出系列强奸案

  2002年6月,阜阳市公安局在审理袁某、王某连续抢劫、抢夺案时,两人供认所劫赃款已在新时代游戏厅挥霍一空。

  于是,刑警们开始依法对新时代游戏厅聚众赌博问题展开调查。

  治安部门提供的资料表明,新时代游戏厅的老板叫张二宝。近几年,张二宝所开的游戏厅因赌博受到公安部门处理不下20次。但是,张二宝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跟公安部门捉起了迷藏。这个地方被查封,他就换到另一个地方。自1998年后,张二宝纠集一伙社会闲杂人员,伙同他人先后在阜阳市的多个地点,利用扑克机、麻将机、仙桃乐园等赌博机和吹球机进行赌博活动,非法赢利总额达228万元人民币,并且在商丘、萧县、亳州、徐州等地都设有赌场,可谓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赌头。

  正在阜阳市公安机关调查期间,又相继接到两封未署名的举报信。信中,举报人检举了张二宝开赌场赚黑钱,并利用黑钱多次引诱强奸少女的犯罪事实。

  系列抢劫案由此牵出了系列强奸案!

  “硕士研究生”嫌犯意外死亡

  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揭发张二宝及其同伙郑奇(阜阳市一名机关干部)、穆佳(某重点中学的在校生)强奸、轮奸多名在校女学生的检举信,从安徽省委、省政府信访局、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和阜阳市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市检察院等相关部门不断转来。

  接到这些检举信后,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公安分局于2002年7月8日至9日,依照法定程序分别传唤了张二宝、郑奇和穆佳,对他们进行了留置盘问,并延长继续留置盘问。

  然而,正像检举人在检举信里所说的那样,这帮歹徒在社会上确实有一定的势力。说情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从各个方面向公安机关袭来。在颍州公安分局院内,一下子来了十几部豪华轿车,等着接犯罪嫌疑人回去,调查取证由此受阻。

  情况汇报到市公安局后,引起了高度重视,决定由市局刑警支队立案侦查,并抽调得力民警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安徽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随后也派员进行督促、指导。7月11日,阜阳市公安局依法对张二宝、郑奇、穆佳执行了刑事拘留。鉴于犯罪嫌疑人张二宝、郑奇等在阜阳市关系复杂,为了有利于侦查工作的顺利开展,警方决定对犯罪嫌疑人张二宝、郑奇等实行异地关押。

  正当侦查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时,意外发生了:7月14日下午,接受审讯的郑奇说自己心脏病发作,乘人不备,将此前其妻子送来的药物“心律平”全部吞下,因药物过量,经抢救无效死亡。

  郑奇意外死亡后,有人企图借机为这三人翻案。他们在网页上贴帖子,歪曲郑奇死因,说这是一起由刑讯逼供造成的冤案。不明身份的人还先后给阜阳市公安机关有关负责同志打匿名电话恐吓称:“你们把郑奇搞死了,我们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们知道你们的家住哪儿!知道你们的孩子在哪儿上学!”与此同时,还有人在阜阳市很多地方散发传单,歪曲事实,谩骂和攻击公安机关领导及办案人员。

  甚至,还有人假冒当地一家晚报记者的名义(后经查实,该报并无此人),就此事向国内某著名媒体投稿。该媒体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于当年7月17日刊发了“一研究生被传唤120小时后身亡”的消息。此条新闻一经刊载,很快被国内众多著名网站转载。由于在此之前,阜阳市曾发生过一起轰动全国的研究生被人追撵跳河溺死的案件,因此,郑奇的死亡被人视为当地的“第二起研究生死亡”案件。国内一些媒体也因此追踪到阜阳市,准备作跟进式后续报道。

  此后,虽然经过有关部门商洽、交涉,刊登不实报道的这家著名媒体向阜阳市的这家晚报发出了道歉函。但是,此事仍然对阜阳市公安局,特别是办案人员造成巨大的压力。

  人们不禁要问,郑奇究竟是何许人也,缘何有如此大的来头?

  硕士的灰色人生

  郑奇,1990年毕业于湖北某工业大学,分配在阜阳市一机关工作。他出身于干部家庭,亲戚中县处级以上的干部有十几位,其中一位任安徽省直某单位领导。

  拥有比较复杂的社会关系的郑奇带职下海后,开过歌舞厅、酒店,做过大生意,并于1998年考取了北方某大学在职硕士研究生,2002年上半年又报考了该校的在职博士生。经查,1999年郑奇在北京读书期间,曾以7万元价格购买过一辆被盗白色桑塔纳2000型轿车,后又以12万元价格卖给某公司,非法赢利5万元,2000年9月12日北京市公安局为此依法对其拘传。

  在此之前,郑奇也有“案底”。据警方透露:1999年5月24日,郑奇因嫖娼被阜阳市警方给予治安警告、罚款3000元的处分。因怕在公安机关工作的老婆发现,郑奇还请人在裁决书上做了手脚。2002年7月12日,郑奇因涉嫌强奸被阜阳市公安局刑拘,7月14日死亡。

  郑奇死后,安徽省检察院立即对其尸体进行检验,并作出鉴定。在其家属的要求下,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出专家组两次对郑奇进行重新尸检,并于2003年4月15日作出鉴定结论:郑奇系服用较大量“心律平”后,导致心跳骤停死亡,机械性暴力致死可以排除。至此,事态暂时得到平息。

  花季少女的悲惨遭遇

  就在有人企图借郑奇死亡之机为这三人翻案之时,阜阳市公安局专案组冲破重重阻力,加大侦查破案力度。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查证张二宝、郑奇、穆佳的强奸犯罪事实,另一路则查证张二宝等人的赌博犯罪事实。

  专案组查明:2002年1月4日晚,穆佳和郑奇开着张二宝的白色本田车将少女朱某(15岁)约到某大酒店二楼歌舞厅一包房里喝酒,此时,张二宝已先到了这个包房,并已要好了啤酒。紧接着,张二宝、穆佳、郑奇分别轮番与朱某碰酒,张二宝的几个朋友也从其他包房里过来与朱某喝酒。他们总共喝了五十多瓶啤酒,朱某一人就喝了十多瓶,终于被灌醉。但是,张二宝三人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将朱某带至一练歌房继续喝酒。当此之下,朱某连路都走不稳了,最终由穆佳扶上了车。之后,郑奇开车将朱某带至事先开好的某大酒店1504房间内,在其醉酒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三人分别发泄了兽欲。

  2002年3月4日下午, 张二宝和郑奇、“猴三”(张二宝的朋友)经过一番商议后,由张将少女刘某(15岁)、苏某约出(后郑奇有事离开),开着白色本田车来到某饭店吃饭,饭后四人开始唱歌。在歌舞厅期间,张二宝、“猴三”两人开始密谋怎样能奸污刘、苏两名女孩。商量好后,张二宝拿出随身携带的具有安眠作用的“三唑仑”药片对两女孩说:我有一种很神奇的药,吃下去后便飘飘欲仙,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年小且好奇心盛的刘某、苏某各吃了六七粒, 不一会儿,就开始了迷迷糊糊。张二宝一看火候到了,就和“猴三”一起将两女孩带到了郑奇事先开好的某大酒店5065房间,此时,郑奇已经回到房间等候。之后,由于苏某一再坚持让张二宝送自己回家,再加之“猴三”老婆此时打电话让其赶快回家有事,因此一行人将郑奇和药力已发作的刘某留在宾馆就离开了。而郑奇则乘机将处于昏睡状态没有知觉的刘某奸污。

  ……

  调查发现:张二宝先后与9名少女发生过不正当性关系,其中3人系被强奸;郑奇与5名少女发生过不正当性关系,其中强奸两人;穆佳参与轮奸一起。

  在多达十几卷的证明材料中,有犯罪嫌疑人的亲笔供词、有嫌疑人多次供认犯罪事实的讯问笔录,有多个受害人的检举揭发材料和问话笔录,有相关证人证言、辨认笔录、书证及相关书证的鉴定结论。这些证据形成了一环扣一环的证据链条。可以说,这个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已经昭然显现,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意外情况又发生了。

  主审法官徇私舞弊

  2003年6月,阜阳市检察院就张二宝、穆佳(郑奇已死不予追究)涉嫌强奸罪、赌博罪向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可是就在法院决定开庭审理之前,犯罪嫌疑人翻供,受害人也推翻证词。面对这一突发情况,阜阳市检察院提请法院延期审理,但遭到主审法官的拒绝。

  这意味着,这两名犯罪嫌疑人有可能在控方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被无罪释放。

  专案组民警为此展开了新一轮调查。他们来到穆佳的家里突击搜查,试图发现新的证据。经过二十几分钟的敲门,房门打开了:其家里除了穆佳的母亲,还有一位神色慌张的陌生男人。民警询问时,该男子拒不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经进一步审查发现,此人竟是受理本案的该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庭长武某,他与穆佳的母亲关系不一般。

  据武某交待:事前,穆佳的母亲因为儿子的案件找过他。在这个女人的诱惑下,曾经将许多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推上断头台、有过多年审判经验的他说出了该案件定罪的关键所在,并违反规定,准许案件代理人会见受害人。在其授意下,犯罪嫌疑人、受害人分别推翻证言,因此导致检察院要求延期审理,而他又断然拒绝,企图在控方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宣判犯罪嫌疑人无罪。

  武某还交待,自己曾先后与6名案件当事人的家属发生过性关系,其中两次分别在办公室及自己家里强奸当事人家属。他还涉嫌敲诈、索取当事人的钱财10多万元。近日,武某已被提起公诉。

  由于出现了这一意外情况,张二宝、穆佳一案改由阜阳市下辖的临泉县人民法院审理。2003年8月8日,临泉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二宝犯强奸罪,赌博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7年,处罚金120万元;被告人穆佳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人不服,提出上诉。

  2003年9月8日,阜阳市中级法院驳回二被告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公司介绍  |  爱侬分部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直接给爱侬公司付费的微信二维码

常年技术支持:爱侬信息中心

北京爱侬养老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