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爱侬家政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创建于1992年7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家政常识 » 家政知识常识 » 生活常识 » 生活法律 » 网络部

秀水街 仿冒用上了高科技

发布时间:2013-02-05 10:35:32

    编者按:说起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有两个地方不得不被提及。它们都位于北京,一个是 “秀水街”,一个是“中关村盗版一条街”。前者位于繁华的长安街边,专事销售假冒世界名牌服装鞋帽和手表皮包;后者位于号称“中国硅谷”的中关村,盗版计算机软件和音像制品曾经在这里猖獗一时。
  在知识产权保护呼声日益高涨的当代经济社会,这两个市场的演变,或许可以让读者更好地观察和理解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

  这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市场,这又是一个仿冒者的天堂。

  和很多人对仿冒产品深恶痛绝的态度不一样的是,对于秀水街的仿冒产品,许多购买者不仅不厌恶,反而趋之若鹜,因为这里的商品“假冒而不伪劣”。

  万里长城、北京烤鸭与秀水街

  2003年8月8日,北京2008年奥运会会徽“中国印”公布之后的第4天,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的执法人员就在秀水街查获了大量仿冒的“中国印”T恤衫,这也是北京市查获的首例侵犯北京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国印”会徽案件。

  秀水街一位摊贩介绍,这种标价75元的仿冒T恤衫进价只要7元,而商场里的正品要价100多元。事实上,两种服装除了标志不一样外,质地都差不多。为此,有人将以前积压的T恤衫印上“中国印”,摇身一变成了畅销品。

  秀水街就是以这种快速而有效的仿冒闻名遐迩。

  在天安门地区,《法律与生活》半月刊记者对外国游客进行了随机采访,探问他们对北京印象最深的事物。近80%的受访者向记者谈到了万里长城、北京烤鸭和秀水街。

  “我觉得北京有三样东西堪称‘三绝’:要游玩去攀登万里长城;要想吃就到全聚德吃烤鸭;要购物就一定要到秀水街。”一位已经第三次来中国的美国小伙子对记者说,“每次来中国,去秀水街购物是我的一道必备观光程序。”

  这位老外所说的“秀水街”,是位于北京繁华的长安大街东头的一个卖服装的地方。其不起眼的招牌,和里面传出的喧嚣,极易让人误认为这是一条市井小街,如果不了解其内情,初次来的人对它常常望而却步。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秀水街聚集了大批前苏联“倒爷”,他们同中国的个体户做生意,把大量的中国纺织品倒卖到俄罗斯、东欧等国家。在这批倒爷的带领下,秀水街慢慢从一条小街变成了全北京独一无二的仿冒名牌服装市场。从表面上看去,这里所挂售的服装全是世界名牌产品,从鳄鱼到皮尔•卡丹,各种品牌应有尽有。但仔细一问,这些产品的价格通常只及商场售价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仿冒产品。

  从欧洲某国来北京外国语大学留学的艾琳娜来北京已经有一年多,她说:“我头些日子还去秀水街买东西。那里的东西质量不错,而且又很便宜。”艾琳娜告诉本刊记者:“我上次在那里买的NIKE的鞋子,商场卖的价格很贵,在那里买,我省去了近一半的价钱。”

  就是这种假冒的品牌和不错的价格,让艾琳娜这样的顾客去了还想再去。

  北京大二学生孙苗现在是秀水街的常客。从初中起,家境殷实的他就从上到下一身名牌。“那时候,主要是去大型商场,例如到双安商场、当代商城买名牌服装,有一年父母居然花2000多元钱为我买了一双NIKE带气垫的旅游鞋。”小孙回忆那时的情景,脸上露出一丝心疼,“现在,我再也舍不得花那么多钱去买真名牌了,因为太贵。”

  后来,孙苗从一些外国朋友处知道了秀水街这个名字,慢慢也加入了买仿冒名牌者的行列。

  2003年10月11日,《法律与生活》半月刊的记者来到秀水街采访。在购物的人群中,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远远多于中国人。

  一位在秀水街经商的小姑娘告诉记者:“这里的主要顾客就是外国人。我们这些人大多会好几种语言,一般的交流和侃价没有问题。”

  一位在秀水街工作多年的李先生和记者攀谈起来——

  李先生:“还记得在北京召开的大运会吗?”

  记者:“当然记得。”

  李先生:“那时候,这里的生意火爆,很多运动员比赛完了就到这里来购物,几乎每个人都拎着大包小包的。有的队员回去后还带来了队友。”

  说到这些,李先生脸上闪过一丝自豪:“那时候,具有中国特色的商品很受欢迎,什么鼻烟壶啊,旗袍啊,丝巾啊。一传十,十传百,外国运动员大多都知道北京有个秀水街。”

  但到今天,这里不再以中国特色著名,而是以仿冒名牌产品闻名于外。

  仿冒步入产业化

  记者在秀水街暗访时曾问一商户产品的真伪,得到的回答是:“就是商标不是真的,其他都是真的!”

  业内人士透露,服装的仿冒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的仿冒,一件衣服由里至外全部都是假的;还有一种被称为“甩单”,即在国内生产的某一产品的原材料由外商提供,而外商提供的原材料的数量往往要多于成品的数量。

  例如某个生产厂需要生产100件服装,外商就可能提供110件服装所需要的原材料,而多出来的10套原材料就作为生产残次品的“候补”。倘若工厂生产水平高,没有出现残次品,那么这多出来的10套原材料就称为“甩单”。

  一位在秀水街经营多年的摊主告诉记者,有的仿冒服装从原材料,到衣服版型,以及衣服的一些诸如口子、拉锁等配件全部都是真的,但是价格会同正品有很大的区别。

  经营者透露,在秀水街销售的仿冒名牌产品,大多是从具有较大规模的厂商处批发而来,对名牌产品的仿冒,南方一些厂商不仅形成了产业化,而且手段更加多样和先进。

  仿冒用上了高科技

  在通常人的眼里,依靠高科技进行仿冒的只是软件等行业。但在秀水街的服装行业,高科技也走入了仿冒行列。

  在上世纪80年代,仿冒者通常是在一件粗制滥造的衣服上钉上几个仿制的名牌商标,这样仿冒出来的商品质量粗糙,同正品存在很大差距,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出何为赝品,何为真品。

  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仿冒名牌服装的行为也开始步入“科技化”。这其中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对优秀产品的剽窃。在北京,活跃着一支“高效率”专业剽窃队伍。

  通常,在某场时装发布会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那些刚刚展示过的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在正规商场上市的最新款式服装,就已经被仿冒者生产出来并上市,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专业的剽窃人员通过窃照等手段拿到了服饰的款式,仿冒者依葫芦画瓢,令服装开发商防不胜防。

  一位曾经参与过剽窃的人员向记者坦言,现代化的剽窃方式,必须依赖现代化的技术手段,他们一般都配备有比较专业的照相机、针孔摄像头等器材,有的人还是学美术出身,在无法使用器材的场合,仅凭对新产品过眼后的印象,就可以将新产品画个八九不离十。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那些先进的窃照窃录设备,他们的任务会怎么完成。

  秀水街的命运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针对秀水街日益猖獗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一些国家的政府和商标持有人曾经向中国有关机构进行交涉。有鉴于此,北京有关部门也对秀水街组织过清理整顿。不少媒体也曾对此予以曝光批评。这位人士说:“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这些清理整顿都没有真正奏效,现在,仿冒产品不仅有服装,包括劳力士手表等世界顶尖品牌在内的各种商标都在被仿冒。”

  记者对这位人士所说的“各方面的原因”进行过调查和考证,一些比较流行的说法有几点。

  一是有关部门认为服装等商标并不像微软公司操作系统等高科技产品一样需要重点保护。“不就是几件衣服嘛,没必要那么认真。”这种类似的心态在一些执法者心中根深蒂固。

  二是巨大的利益驱动。秀水街一位经营者说,在这条街上,每个狭小摊位的摊位费和其他费用高达数万乃至数十万。而由于生意火爆,他们向有关部门上缴的税费也相当可观。这位摊主拒绝透露每年向秀水街市场管理部门上缴费用的具体数额,但她坦承:“我们卖仿冒品,执法人员基本不管。因为如果我们被赶走,他们也收不到那么多的钱了。”

  三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大环境影响。在中国,仿冒商标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笑贫不笑假”,在中国商界特别是中国小生意者眼里是一条“铁律”。一位经营者在回答记者“卖仿冒产品有愧吗”的问题时显得不屑一顾:“都什么年代了,还空谈道德。现在挣钱要紧。”

  在秀水街,记者遇到一位身穿工商行政管理制服的执法人员。当记者就秀水街的假冒现象探询于他时,这位执法人员显得有些不自在。他没有否认这个市场上普遍存在的侵犯商标权现象,并称曾经“按照上级的意思做过一些工作”,但后来“可能是领导的意图,就不了了之了”。

  提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一位经营摊主的话倒是很坦然:“我们也知道这种局面维持不了多久,知识产权迟早要得到保护,秀水街迟早也要转行。不过,我不知道那将到什么时候。”
 

公司介绍  |  爱侬分部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直接给爱侬公司付费的微信二维码

常年技术支持:爱侬信息中心

北京爱侬养老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